云报平台

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内容详情
2022年08月05日

【袁来如此】

坐吃山空

原创/袁小良

俞秀山虽然当堂释放,免受皮肉之苦,但半年不得登台,而且吴县境内禁演《倭袍传》,这个惩罚对一个靠说书生存的人来说还是相当重的。因为那时的书场绝大部分集中在吴县,甚至苏州城也包括在吴县境内(所以二十世纪初有一个阶段苏州光裕社曾经改名为吴县光裕社),至于后来书场延伸到杭嘉湖绍甬等地,那是太平天国以降,评弹在上海兴旺后,逐渐往浙北和苏南普及,靠的是大上海的影响和辐射。

秀山回家不满一月,母亲病重去世,为料理丧事和偿还打官司送礼欠下的债务,忍痛卖掉了房子,租居在三元坊西侧的侍其巷内。

半年后,秀山可以登台了。但不能说《倭袍传》,就根本无法和其他艺人竞争。因为当时王周士这一派的徒孙讲究的是说、噱、弹,而陈遇乾这一路的传人依靠的是唱、念、做。俞秀山本来靠的是《倭袍传》新鲜曲折的故事、较快转换的情节和香艳刺激的描述,现在这些优势丧失殆尽,又是半路出家的秀山到处碰壁,往往做不了几天就生意惨淡而遭遇场东“催交椅”,只得“剪书”走人。

转眼中秋到了,别人都是阖家团圆,饮酒赏月,而秀山虽然在家,但那是无处可去,没有码头可跑,只能蜗居在家。

一壶清酒,二副杯筷,三碗小菜,四个月饼……中秋的团圆饭,就是秀山和寡居的姐姐二个人这样过的。姐姐喝了二杯酒,再也吃不下月饼先回房了。秀山一个人,想到同行的排挤,听众的冷落,场东的势利……不禁潸然泪下:今后我,何去何从啊!

“落花落叶落纷纷,终日思君不见君”……,突然,一缕幽怨的吟唱伴随着幽幽的古琴声飘了过来。秀山听呆了,听痴了,世间怎会有如此美妙的声音,如此动听的旋律?是谁在吟唱?下回分解。